北京植物园创建者--俞德浚(4)
[日期:2017-11-11 21:54]   来源:邢台市园林局   作者:邢台市园林局  点击:   打印

  俞德浚十分重视人才的培养,要求青年科技人员理论联系实际,重视田间实验,最值得记取的是他经常强调的一句话,“植物园的研究人员必须过好栽培技术关”,要求他们亲自参加栽培管理,只有认识植物,才能改造植物。在建国最初的10多年里,他坚持每年春秋两次,会同有关专题组的科研人员,带上定植图和植物名录,深入到植物园各试验地、温室,对全园3700多种、上万号植物进行全面检查,株株过目,发现问题,及时解决。他要求植物园的引种材料必须做到六有:一有引种年代、来源和编号及产地记录;二有正确的中文名和拉丁文学名;三有种植图和名牌;四有完整的物候记录;五有详细的生物学特性记载和分析资料;六有照片、种子标本、腊叶标本和栽培技术资料。

  俞德浚坚持办园的原则是,中国科学院所属的植物园,它的任务是侧重于科学研究工作,要适应工农业生产需要,提供各种植物的种质资源,要成为经济植物的引种基地。科研工作要注意发掘我国丰富的野生植物资源,引进国内外重要的经济植物,通过选种、育种、培育新品种,丰富栽培植物种类;通过引种驯化的理论和实践,研究植物的生长发育、遗传变异和适应性等;植物园作为稀有、珍贵和濒危植物的转地保护基地,要重视当地种质资源的调查、收集和保存;植物园的建设既要有科学内容,又要有园林艺术外貌。要重视普及植物科学知识,提供中小学生认识自然,热爱祖国的一草一木,通过大学生到植物园教学实习,认识活的植物种质,为走上工作岗位后能及时建立科研或生产课题作准备。要创造植物研究的必要条件,如温室、标本室、化验室及图书馆等。

  经过多年的工作,北京植物园的建园和研究工作,不断取得新的成果。例如,食用油料油莎豆、朝鲜大粒油莎豆、红花、月见草的引种和推广;药用植物穿心莲和水飞蓟的生产栽培;果树方面选出中华猕猴桃、软枣猕猴桃的优良单株、苹果矮化砧和一批果树砧木种质;用材树种引种成功北美花旗松、黄松、欧洲黑松、华山松、乔松以及健杨、15A杨、沙兰杨等;园林花卉植物选出紫叶小檗、白鹃梅、刺楸、四照花、红花忍冬、多种丁香和荷兰菊、勋章菊、大花樱草、萱草、铁线莲、百合等;香料和其他经济植物如薰衣草、薄荷、留兰香、瓜尔豆、甜叶菊等,同时还筛选出一批对二氧化硫、氟化氢、氯气污染具有抗性或敏感植物。栽培引种成功了一批北方原产的国家一、二、三级保护植物。

  植物园中现已建立了园林植物展览区,其中包括2600多平方米的展览温室,展出热带、亚热带植物,还有牡丹园、月季园、宿根花卉区和树木园等。经济植物展区包括中草药区、果树浆果区、油料、维生素植物区和芳香、淀粉植物区等。

  全世界现有植物园总数1400余所(在70年代只有652所),我国植物园近年已发展到120余所。70年代以来,世界人口迅速增长,人类对自然资源滥用和环境恶化,已使生物灭绝速度比历史上自然灭绝率高1000倍。而一种植物灭绝,常常会导致另外10~30种生物的生命危机。世界上已知的近30万种高等植物,至少有1/3处在严重危机状态,今后几十年内,大约有6万种植物有灭绝的危险。面对自然资源的危机,俞德浚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担任中国濒危物种科学组副组长,他更加关心自然保护区和植物园的建设,他认为保护植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自然保护区原地保护珍、稀、濒危植物与植物园转地保护植物有同等的重要性。就野生植物保护问题,他撰写介绍了美国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和其他植物园发展动态的多篇文章。

  俞德浚把毕生精力奉献给祖国的植物科学事业,他治学严谨、学识渊博,虚怀若谷。他工作中一贯顾全大局,克己让人,任劳任怨。他平易近人,团结同志,特别关心青年一代的成长,被学生和周围同志视为良师益友。1986年7月14日他离开了人世。他留下的遗言是:“不进行遗体告别,不举行追悼活动,遗体交医院作病理解剖。”充分表现了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高尚情操。

  1986年7月23日下午,数百名植物学工作者,怀着敬仰和悲痛的心情,将他的骨灰安放在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北京植物园水生展览区北侧。镶嵌在假山石里的大理石板上,铭刻着《1908~1986北京植物园奠基人俞德浚教授》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