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筱祥:利用绿色生物措施整治现代城市环境
[日期:2017-11-11 21:56]   来源:邢台市园林局   作者:邢台市园林局  点击:   打印

  自从18世纪中叶欧洲发生工业革命以来,工业化、城市化席卷全球,大量从事农业劳动的人口,从农村涌入城市。城市化和大都市,可以刺激一时经济繁荣,促进科学技术进步和生产力发展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正如老子所说的:“福兮祸之所伏”,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会导致自然资源的枯竭;城市化会造成自然环境的恶化,以至成为人类未来的大灾难。

  现代城市病盛行需要整治

  城市的空气、水体、土壤受到严重污染;住宅拥挤,缺少绿地、阳光和新鲜空气;交通事故频繁;热岛效应、温室效应破坏了舒适的气候;喧闹破坏了宁静的居住环境……所有这些都是现代大城市的病症。

  到了21世纪,大城市的人居生态环境质量不断恶化,疾病滋生、传染病蔓延,已经对城市和居民的安全、居民的身心健康产生了严重的威胁和危害,如果再不加整治,城市就无法持续发展。

  不过,面对日渐严重的现代城市病,当前城市建设却兴起了一些不正之风,如大广场之风、农村城市化之风、花园城市之风等等,非但不能改善反而会加剧城市病。对此,人类需要反思、整治。

  绿色生物工程整治最关键

  现代城市生态环境质量不断恶化,整治方法主要有两个方面。

  其一,是社会学方面的两个途径:疏散城市人口,设置卫星城镇;把农村、农民、农地作为一个“社区”,又把城市、城市居民作为一个“社区”,把工、农两个“社区”组成一个相辅相成的“社会”,这就是“田园城市”。简言之,城市必须重视农业,不能把农村城市化。

  现代城市,是一个“社会”,它是由两个相互依存的“社区”组成的,这两个社区,就是城市的“市区”和城市郊区的“农村”。

  其二,是工程技术和自然科学方面的两个方法:非生物措施(即工业措施),即消灭污染源,回收污染物,处理污染物;绿色生物工程措施,使恶化的生态环境转化为良性生态环境。

  用绿色生物工程措施整治现代城市环境恶化,无疑是最为关键的。但是,这种绿色生物工程措施是非常复杂的,多方位、多层次的综合的绿色生物系统工程。关键在于这种系统工程,必须由绿色植物的种植工程来完成。用通俗的话说,它必须是植物造景、造园、造绿地,而不能用铺装广场、道路、建筑、雕塑、构筑物来代替。

  这种成系统的、复杂的绿色生物工程,为了通俗、易懂和便于操作和管理,又和我国当前的行政体制相一致,所以把它定义为“现代城市园林绿地生态系统工程”最合适。其规划设计,绝对不能用“景观设计”的翻译错误的名词来取代,因为城市园林绿地生态系统工程的大部分重点工程与景观无关,景观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内容。

  利用绿色生物工程措施改善、提高、维护城市生态环境,澳大利亚的堪培拉无疑是这方面的典型。城市中心为澳大利亚联邦首都,在其外围,规划了5个相互隔离的社区(远期为7个)。社区之间主要是牧场,澳大利亚是羊毛出口国,所以隔离带主要是农地、生产用地,如果要用园林或花园来隔离,那是做不到的。因为有生产的农地,就不必征地;如果是花园和园林,就必须由政府出钱买地。

  与之相比,像日本东京、美国纽约、中国上海那样高层建筑密集,连成一片,一遇到火灾,整个城市,便会烧光。像堪培拉那样分为几个社区,社区之间的隔离带种的是瓜果、柿子、核桃,安全性就高多了。堪培拉人口规划为50万,每个城市居民的公园面积为70平方米。

  应充分利用园林绿地系统

  无疑,堪培拉充分地利用了绿色植物带提高城市的安全性、舒适性,与我们当前为建绿地而建绿地的做法有很大的不同。由此可见,城市园林绿地系统无疑是绿色生物工程整治恶化的城市生态环境的重要手段。

  为此,绿地规划要满足安全、健康、安静、小气候舒适等功能要求;要起到视觉、听觉、嗅觉、体感上都有美感,并能触景生情,上升到心灵美的境界;要成为城市居民进行休闲、娱乐、社交,以及进行文化、艺术科学活动的理想地方;园林绿地要做到能促进城市招商引资、市场经济繁荣和旅游无烟工业兴旺。

  当然,就整体规划而言,田园城市中城市部分不能成片集中,应参照堪培拉分散为几个社区,中间用农地分隔;现代城市不要再建超过100米以上的高层建筑,即使100米高度的建筑,也只能偶一为之;城市中大量的建筑高度,应限制在大乔木高度以下,为35米~40米,如此,城市园林绿地就能发挥最大的生态效应;城市高层建筑,要尽量少用或不用玻璃幕墙,其屋顶采用草坪或植物覆盖,其大面积墙面可进行垂直绿化,以减少热岛效应;建筑色彩要明朗淡雅,不能建光怪奇异污染视觉的建筑;大面积铺装广场要加入植物造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