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盯万亿市场 棕榈园林发力生态城镇运营
[日期:2017-11-11 17:54]   来源:邢台市园林局   作者:邢台市园林局  点击:   打印

  2014年年末,棕榈园林合纵连横的大戏正式上演,12月18日该公司正式向外公布其生态城镇运营探索和践行成果,宣布转战生态城镇。在各类型开发商纷纷争抢新型城镇化的蛋糕时,园林企业也加入混战。与动辄千亿的各类大鳄共舞,棕榈有机会突出重围吗?

  生态城镇设计先行

  并非国外的月亮就分外圆,国外顶级设计机构能否成功在国内打造项目,还有一个落地融合的过程。

  新城镇开发往往把生态城市和低碳城市作为开发目标。

  生态城镇是什么

  12月8日,棕榈园林公告称,将以自有资金参股贵州棕榈仟坤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这是该公司两个月内宣布打造的第二个“生态城镇”,“是复制推广的开始”。棕榈园林如是回应。

  “棕榈园林正从传统专业园林服务商升级为综合型环境运营商,同时跟随新型城镇化的探索和践行,转型为生态城镇运营商。”棕榈园林副董事长林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将是一个10万亿级的市场。”

  今年10月14日,棕榈园林公告属下全资子公司广东盛城投资有限公司与湖南浔龙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湖南浔龙河小城镇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这是棕榈园林转型的首个重点项目。“其实早在两年前我们就开始做项目的前期工作了。”林彦表示。

  “我们定位了转型战略里第一个生态城镇示范点。”林彦表示。资料显示,上述项目位于湖南长沙县果园镇西北部,是全国新型城镇化先行先试的示范点。项目规模约为9平方公里。由棕榈负责项目的设计,项目将以农业为龙头,打造集一二三产业价值有机融合的田园式生态休闲小镇。

  “新型城镇化首先是人的城镇化,土地流转与民生政策是关键问题,浔龙河在这方面展开了有效的探索,得到了长沙县、市、省以及国家部委领导的高度认同。”林彦如是道:“这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通过村民土地集中流转、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等实现了政府、农民与企业的三方共赢,一举摘掉过去“省级贫困村”帽子,成为湖南乃至全国各地纷纷学习的新型城镇化示范项目,得到了湖南省委徐守盛书记、长沙市委易炼红书记的高度肯定。

  说到产业,林彦表示:“文化艺术是核心,就浔龙河项目而言,其会在产业端导入北京电影学院,结合本地湖湘文化、田汉文化等,联手启动浔龙河艺术职业教育产教基地。”

  棕榈园林提出的开发理念并非独有,随着国家经济开发模式的转移,新城镇开发往往把生态城市和低碳城市作为开发目标。早在2011年就有统计显示,以“生态”为目标的地一级城市数目高达259个,占相关城市的比例达到90.2%。而随着新一届国家领导人的上任,几乎所有的新型城镇化都离不开“生态”二字。有需求即有供给,宣布以生态为开发噱头的企业亦不知凡几。

  可是种几棵树就是生态城镇化了吗?曾任职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的仇保兴就批评说,国内目前不少在建的所谓生态城,选址在生态敏感区内,不仅破坏了当地的自然环境和物种保护,而且居住地附近缺乏产业配套。区域缺乏工作机会,居民不得不到很远的地方工作,造成巨大的交通压力,和生态城镇“与自然共生、与环境融合、与传统文化共生”的理念相去甚远。

  林彦认为,生态城镇必须包括绿色、集约、民生、循环、低碳、智慧六要素,每个要素都应该有一套科学明确可量化的标准,真正做到可持续发展。

  棕榈园林将加快复制推广“生态城镇”的步伐。图为棕榈园林作品——中山市阳光美加小区。

  “生态城镇的前提应该是尊重环境,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一整套系统的生活方式。”棕榈园林副总裁、棕榈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文英表示。她认为,在缺乏总体规划的所谓生态小镇里,往往只能出现点状的绿色点缀,缺乏一个全方位的生态系统,这更类似于为了绿化而绿化。而一些已经修建完成的大面积绿化带,由于在设计阶段就缺乏生态环境与居民互动的考虑,使得这些大面积的绿化带往往变成居民负担,没有达到人与环境交融的目的。

  “国外成功的生态城镇,很少会看到大面积平整完成的土地,更多是依地形而建、依原生植物而建。同时人与环境互惠互利式融合。”张文英表示。以此为目标,所建造生态城镇项目,首先要求对当地水文、地理有充分的研究,对当地动植物有足够的认识;然后在整体规划上,将水体的流动、管道排放、植物生存空间以及人的活动空间统一考虑,形成体系;其次在建筑设计上如何融入当地文化、引入哪些产业可以让居民安居乐业;最后在社区生活习惯打造上,考虑如何结合生态运作。